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名人
茶圣陆羽在余干“凿石煮茶”
时间:2013-03-04 09:21:05     来源:《干越历代名人考略》(卢新民编著)     作者:     阅读量:

分享

陆羽(733804),字鸿渐,复州竟陵(今湖北天门)人,是中唐时期一位杰出的诗人、史学家、地理学家、茶学家。陆羽著有《茶经》,这是一部关于茶叶生产的历史、源流、现状、生产技术以及饮茶技艺,茶道原理的综合性论著,是一部划时代的茶学专著,也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最早、最完整、最全面介绍茶的第一部专著。因而陆羽成为中国茶文化的开山祖师爷,被后人誉为“茶圣”,奉为 “茶仙”,祀为“茶神”。

陆羽生性淡泊,清高雅逸,喜欢与文人雅士交游,《全唐诗》中收录了陆羽写的《六羡歌》:“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由诗中可看出陆羽淡泊名利的处世态度。

陆羽是个品泉高手,唐人张又新的《煎茶水记》里曾记载这样一则小故事:一次,湖州刺史李季卿船行至维扬,适遇陆羽,便邀同行。抵扬子驿时,季卿曾闻扬子江南泠水煮茶极佳,即命士卒去汲此水。不料取水士卒近船前已将水泼剩半桶,为应付主人,偷取近岸江水兑充之。回船后,陆羽舀尝一口,说:“不对呀,这是近岸江中之水,非南泠水。”命士卒倒去一半,再尝,才说:“这才是南泠水。”士卒惊服,具实以告。

陆羽不但是评泉、品泉专家,同时也是煎茶高手。《记异录》中记载了有关陆羽的轶事:唐朝代宗皇帝李豫喜欢品茶,宫中也常常有一些善于品茶的人供职。有一次,竟陵积公和尚被召到宫中。宫中煎茶能手,用上等茶叶煎出一碗茶,请积公品尝。积公饮了一口,便再也不尝第二口了。皇帝问他为何不饮,积公说:“我所饮之茶,都是弟子陆羽为我煎的。饮过他煎的茶后,旁人煎的就觉淡而无味了。”皇帝听罢,记在心里,事后便派人四处寻找陆羽,终于在吴兴县苕溪的天杼山上找到了他,并把他召到宫中。皇帝见陆羽其貌不扬,说话有点结巴,但言谈中看得出他的学识渊博,出言不凡,甚感高兴。当即命他煎茶。陆羽立即将带来的清明前采制的紫笋茶精心煎后,献给皇帝,果然茶香扑鼻,茶味鲜醇,清汤绿叶,真是与众不同。皇帝连忙命他再煎一碗,让宫女送到书房给积公去品尝,积公接过茶碗,喝了一口,连叫好茶,于是一饮而尽。他放下茶碗后,走出书房,连喊“渐儿(陆羽的字)何在?”皇帝忙问:“你怎么知道陆羽来了呢?”积公答道:“我刚才饮的茶,只有他才能煎得出来,当然是到宫中来了。”

陆羽足迹遍及着长江两岸,每到一处,都对当地的江河山川、风物特产,尤其是茶园、名泉进行了实地考察。据《陆羽年表》及吕维新先生撰写的《陆羽》一文考证,陆羽来信州(今上饶市)应为建中四年(783年),“时年五十一岁”,离开上饶的时间应为“贞元二年(786年)”,在上饶待了四个年头。

陆羽在信州期间,遍访名山大川,深入品泉鉴水,在余干县,陆羽品市湖的越水,给予高度评价。据《余干县志》载:市湖“有越水……味甘且重,唐陆羽取水煮茶,品越水为天下第二水”。

文史学家俞景陆撰文认为:余干的越水应该是天下第一水。据清道光版《余干县志》载:“按欧阳永叔《太明水记》云:‘羽所说二十水,庐山康王谷水第一,无锡惠山石泉第二’。刘伯刍云:‘羽为李季卿论水,次第有七品。杨子江为第一,惠山石泉为第二,皆不及余干之越水’。又考《茶经》云:‘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慢流者上,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多汲者’。初不著次第,而此水质重而傍山,色白而味甘,殆乳泉乎,故仍前志曰越水,不当以‘天下第二水溷之’”。1991年出版的《余干县志》大概是以上述这段文字中“不当以天下第二水溷之”,而将越水定为“天下第二水”的,而且还说是陆羽品定的。其实这是误解,细解上面这段文字,至少有二处说越水是“天下第一水”的意思:一处是“羽为李季卿论水,次第有七品,杨子江为第一,惠山石泉为第二,皆不及余干之越水”。第一和第二都不及越水,很明显,越水就应该位列第一。另一处是“不当以天下第二水溷之”。这句话颇费解,重要的是两个字,“当”和“溷”如何解,在这里,“当”作“应该”解。“溷”原意为猪圈、厕所,都是散发臭气的地方,这里应引伸为“贬低”解。那么,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应该以天下第二水贬低它,很明显,还是说越水的地位应名列第一。有人或许会提出质疑,既然越水名列第一水,那么,庐山康王谷水应名列第几?俞景陆先生认为,这是两个范畴的概念。陆羽《茶经》品水云:“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这里提及上、中、下三等不同的水,庐山康王谷应为山水,故应是山水范畴的第一水。陆羽评越水是将其列在杨子江一起评品的,应是江水范畴的第一水,陆羽还评品了许多“天下第一泉” “第二泉”,那应该是属井水范畴的水。

陆羽在余干县逗留期间,除了品水外,还在县城东山岭凿灶煮茶,广传茶艺。《饶州府志》载陆羽寓居余干冠山(即今东山岭)寺院,在冠山“凿石为灶,取水煮茶”。余干因而有陆羽茶灶和陆羽煮泉亭等古迹。明《一统志》亦载:“羽尝品越水,故居思禅寺,凿石煮茶”。《余干县志》载:山东岭“亭下巨石重叠,为唐陆羽茶灶”。韶华荏苒,陆羽所凿茶灶,已被后人誉为“仙人茶灶”,成为“干越八景”之一。明进士叶应震《咏干越八景》云:“书烛分来茶灶火,渔歌吹出市湖烟”。可见陆羽在余干品水凿灶、传播茶艺影响之广之深远。

责任编辑: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视频推荐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