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名人
“清誉满东南” ——赵彦端作词余干
时间:2013-07-24 09:43:20     来源:《干越历代名人考略》(卢新民编著)      作者:     阅读量:

分享

 

赵彦端(11211175)字德庄,号介庵,鄱阳人。绍兴八年(1138年)进士。约绍兴十年(1140年)为余干令,凡三载。曾主持重修县城东山岭上乘风亭。乾道、淳熙间,以直宝文阁知建宁府,终左司郎官。尝赋西湖《谒金门》词,有“波底夕阳红湿”之句,为高宗所赏,云:“我家里人也会作此等语。”词风婉约纤称。有《介庵词》一卷。后世词人赞赵彦端:“心旷达,山水乐余干。波底夕阳红湿句,能教天子喜开颜。清誉满东南。” 

 余干山水风光秀美。赵彦端在余干为令时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今共搜集到赵彦端与余干有关词作15首。 

《朝中措•乘风亭初成》 

(一)长松擎月与天通。霜叶乱惊鸿。露炯乍疑杯滟,云生似觉衣重。江南胜处,青环楚嶂,红半溪枫。倦客会应归去,一亭长枕寒空。 

(二)几枝筇竹半烟云。钟鼓醉中闻。千点好山余思,一湾流水能分。多情皓月,轮栖夜午,光动风文。看取清闲宾主,犹胜富贵封君。 

   《好事近•乘风亭作》 

君莫厌江乡,也有茂林修竹。竹外有亭榭,置酒尊棋局。棋神酒圣各成欢,欢长更烧烛。寄语故人鹏程,任倾金围玉。 

   《虞美人•九月饮乘风亭故基》 

   (一)烟空磴尽长松语。佳处遗基古。道人乘月又乘风,未用秋衣沈水、换薰茏。两峰千涧依稀是。想像诗翁醉。莫惊青蕊后时开,笑到江南淘气、未归来。 

(二)凌虚风马来无迹。水净山光出。松间孤鹤睡残更。唤起缑箫飞去、与云平。新亭聊共丰年悦。一醉中秋月。江山拟作画图临。乐府翻成终胜、鸟无声。

乘风亭,在东山岭西峰之巅,临龙池。从词中可知,乘风亭是异地重修。新亭初成,加上当年风调雨顺,这位刚中进士不久便来余干任县令的赵彦端词兴大发,留下了“新亭聊共丰年悦”这样的诗句。

《好事近•白云亭》 

风露入新亭,看尽楚天秋色。行到暮霞明处,有金华仙刻。孤城乔木堕荒凉,白云带溪碧。唤取水舟同醉,话江湖归日。

白云亭旧在白云城(即余干古城)南仓前岭上,临越溪(今市湖),据载,乃李德裕建于公元811年(唐元和六年)。《读史方舆纪要》:“县西南八十步有白云亭,李德裕所建,跨古城之危,瞰长江之深,与干越亭对峙。”时白云亭已塌毁。“孤城乔木堕荒凉”句写尽白云亭的圮毁景象。

《满江红•饯前政卢光祖赴鼎州幕席上作》 

津鼓冬冬,三老醉、知谁留得。都不记、琵琶洲畔,草青江碧。桃李春风吹不断,烟霞秋兴清无极。怅樽前、桂子有余香,曾相识。 

残雨昼,初凉夕。高烛烂,新醅白。长歌断,欢意不如愁色。父老能寻循吏传,关河暂枉诸侯客。待日边、一纸诏黄飞,胜相忆。 

《垂丝钓•干越亭置酒》 

短蓬醉舣,江南秋意如水。露草星明,风柳丝委。危槛倚,为故人宴喜。 

欢无几,念青鞋紫绮。论诗载酒,犹胜心寄双鲤。倦游晚矣,云路非吾事,湖海从君意。沙雁起。记夜阑隐几。 

《阮郎归•余干留别人家》

 三年何许竞芳辰。君家千树春。如今欲去复逡巡。好花留住人。红蕊乱,绿阴匀。彩云新又新。只应小阕记情亲。动君梁上尘。

 绍兴十二年(1142)赵彦端调左修职郎,钱塘县主簿。不觉为余干令已三载,离别之际,“如今欲去复逡巡。好花留住人。”词中充满了他对余干的山山水水的留恋。

《青玉案•赠勉道琵琶人》 

当年万里龙沙路。载多少,离愁去。冷压层帘云不度。芙蓉双带。垂扬娇髻,弦索初调处。花疑玉立东风暮。曾记江边丽人句。异县相逢能几许。多情谁料。琵琶洲畔,同寄清明雨。 

《沙塞子•赠勉道琵琶人》 

春水绿波南浦。渐理棹、行人欲去。黯消魂、柳上轻烟,花梢微雨。长亭放盏无计住。但芳草、迷人去路。忍回头、断云残日,长安何处。

这两首词是他临别赠给余干诗友的。他们曾经“琵琶洲畔,同寄清明雨。”期待着日后还能相见,却又质疑“异县相逢能几许”,充满惆怅。

《琴调相思引•临别余干席上作》 

(一)拂拂轻阴雨麹尘。小庭深幕堕娇云。好花无几,犹是洛阳春。燕语似知怀旧主,水生只解送行人。可堪诗墨,和泪渍罗巾。 

(二)曾蹑姑苏城上台。好山知有好人来。几回徙倚,月里暮云开。闲倚和风千步柳,倦临残雪一枝梅。暖香高烛,翻动道人灰。 

《杏花天•临别余干席上作》 

(一)风韶雨润催花候。叹春恨、年年常有。桃蹊杏陌相期久。一为东君试手。匆匆去、那人信否。襟泪渍、粉香依旧。单衣煮酒重来后。好与看承人瘦。  

(二)当时众里闻新曲。拚一醉、移舟换烛。清波快送仙帆幅。十里披烟泛玉。谁知度、春寒夜独。常记恨、花阑漏促。西风渡口莲堪束。一枕新凉会足。   

赵彦端从此离开余干,但他对余干山水和余干友人的感情一直念念不忘。20多年后,乾道二年(1166年),赵汝愚状元及第,曾携子去京城拜访时任直宝文阁学士的赵彦端。赵彦端与忠定(汝愚)父兄游,作为同宗长者,又曾任余干父母官的赵彦端告诫赵汝愚:“谨毋以一魁置胸中。”又说:“士大夫多为富贵诱坏。”又说:“今日于上前得一二语奖谕,明日于宰相处得一二语褒拂,往往丧其所守者多矣。”这些话的意思是说,不要因为高中状元而恃才傲物,永远要保持本色,不要因为别人的褒扬甚至吹捧而忘乎所以。赵汝愚拱手感谢道:“谨受教。”可以说,赵汝愚此后在仕途上的发展,直至登上右丞相之位,与赵彦端的忠告不无关系。

又,据南宋诗人范成大《骖鸾录》载其曾于乾道癸巳岁(1173年)闰正月至余干,曾与赵彦端聚饮琵琶洲清音堂。文中有“前都司赵彦端德庄新居在县后山上,亦占胜。同过思贤寺……”等句,而赵彦端卒于1175年,由此推断,赵彦端晚年仍然回到余干而非他的家乡鄱阳定居,并筑居于东山岭上。但史学家对范成大《骖鸾录》颇多质疑之处,怀疑该书是后人杜撰。估存其说。

 

责任编辑: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视频推荐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