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名人
名相赵汝愚
时间:2014-10-21 09:12:46     来源:     作者:卢新民     阅读量:

分享

一、筑室梅岩

 

     在余干县城城西赵家岭一带,历史上有一处景点,叫梅岩。有名的“干越八景”之一“宸(chén)翰梅岩”就在这里。那么,“宸翰梅岩”是什么意思呢?“宸翰”指的是帝王书迹。宸翰梅岩的意思是,在梅岩上有帝王的书迹。是哪位帝王题的字?又为何题字?原来,这里是南宋右丞相赵汝愚少年读书之处,后来宋理宗御书“梅岩”二字,以表彰他为朝廷立下的汗马功劳。

   话说,靖康之耻后,北宋灭亡,康王赵构南逃临安建立南宋,自号为宋高宗。后来重新将南宋王朝的帝位传给了宋太祖赵匡胤一脉的后裔,于是赵匡胤弟弟宋太宗赵匡义一脉宗室从南宋京城临安迁出,散居于南方民间。赵汝愚就是宋太宗赵匡义长子、汉恭宪王李元佐七世孙。

时任修武郎、江西兵马都监的赵善应随康王南渡后,在浙江桐乡的洲泉定居,绍兴十年(1140)生下赵汝愚。赵汝愚出生后不久,祖父赵不求后监余干酒税,又携子赵应善、幼孙赵汝愚举家迁居余干县城之东隅。

赵汝愚,字子直。祖父给他取名为“汝愚”,大有深意,寓有“养成大拙方为巧,学到如愚始称奇”之意,表字“子直”则寄寓祖父对他正直为人的期待。

赵汝愚在至孝至爱、满屋书香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父亲赵善应,字彦远,史载,其“性纯孝”,是有名的大孝子。因为母亲怕听雷声,每次打雷时他就急忙披上衣服赶到母亲居室去抚慰她。有一次寒夜赵善应和侍从从远方归家,侍从想要敲门,他赶紧制止,说:“不要惊吓我的母亲”,就这样两人在门外坐到天亮,直到母亲开门。因母亲属兔,他一生都没有吃过兔肉。母亲去世时,他哭得死去活来,瘦得没了人形,终日在母亲的棺旁低头侧立哭泣。丧期结束了,和人交谈,一提到双亲,仍然黯然泪下。赵善应的父亲死于肺病,他就从来不吃猪肺。

赵善应对父母孝,对弟妹也非常爱护。如果弟妹们未做衣服,赵善应就不肯先做,做了也不肯先穿;即使是一只瓜果,他也要等全家人一起来分着吃。孝悌之道,推已及人。赵善应听到四方水旱,就忧形于色。听说江、淮受灾,赵善应为之流涕,几天都吃不下饭。同僚会宴,赵善应说:“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情饮酒作乐吗?”众人听了大惊失色,搞得会宴也不得不取消。他去世的朋友留下的孤女,因为贫穷而嫁不出去,他就娶回来做自己的儿媳妇;他同事的儿子没钱安葬自己的父亲,只得到外面做帮佣,他就设法让同事的儿子回来,并送钱安葬其父;在路上遇到病人,他总要把病人收回家来,亲自给以煎药治疗;碰到荒年,他就同全家人减吃一半的饭菜,省下来的送给饥饿的人。甚至,因为昆虫夏天在草丛里游玩,冬天在泥土里蛰伏,他夏天不割草,冬天不挖土,生怕这些昆虫失去保护,伤害了生命。所以南宋诗人尤袤称赞赵善应:“古君子也。”

另,史载,赵善应“好读书,所藏至三万卷”。在古代,能藏书3万卷,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是当之无愧的“藏书家”。绍兴十二年(1142)赵善应曾建“敕书楼”于余干县治鼓楼后,藏皇上所赠之书。此外,他还是当时有名的理学家,著有《唐书遗录》30卷、《幸庵见闻录》3卷等。赵善应去世后,当朝丞相陈俊卿亲自为其题写墓碣:“宋笃行赵公彦远之墓。”

赵汝愚深受家庭影响,从小敏而好学。祖父赵不求常在公务之余,指点他读书,每每考问,汝愚总能对答如流。祖父去世后,赵汝愚随父从城东迁至藏山北麓,就是现在赵家岭一带,赵善应带着幼年的赵汝愚,在此筑室而居。那时,赵家岭一带峭壁层叠,林色青翠,清泉绕山,景色宜人。山岩上有梅,因谓之梅岩。赵汝愚常捧书端坐石岩之间,放声朗读,心不旁骛。

在父亲的指导下,赵汝愚杜门苦读《四书》、《五经》,少年时代就胸有大志,以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及长,更以前朝先贤名相为榜样。前朝司马光,为人温良谦恭、刚正不阿,历仕四朝,政绩卓著,并主持编撰史学巨著《资治通鉴》,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范;仁宗朝契丹大兵压境,富弼临危受命出使辽国,以大智大勇,说服契丹退兵,并拒绝割地无理要求,并与韩琦、范仲淹等大力推行庆历新政,成为一代名相;范仲淹,自幼刻苦攻读,为官之后,积极兴师办学、戍边御敌立功,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天下为已任的情怀,山高水长。赵汝愚曾立下誓言:“大丈夫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意谓男子汉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定要青史留名。

乾道二年(1166),这一年赵汝愚26岁,应试进士科,“擢进士第一”,寒窗苦读20余载,一举夺魁。本来,进士第一,就是状元。但因为赵汝愚是宗室子弟,要对外宣布时,当时的右丞相洪适向孝宗说了几句话,大意是:近年宗室青年肯读书,这是好事。前头有位赵家子弟进入进士一甲,大家认为是创了奇迹。今天赵汝愚竟一举夺魁,更是“瞻前无邻”!但依本朝的老规矩,凡科举排次序,在同等条件下,贫寒子弟要往前排,有官位的退居其次。孝宗听了这话,“天颜有喜”,“良久曰:‘姑循故事。’”就是说:还是照老规矩办吧!所以,乾道二年这一年的状元,就让给了考取进士科第二名的萧国梁。

这位在梅岩下杜门苦读的赵家宗室子弟,从此走上仕途,最后成为定策扶危的一代名相。后世诗人汪沈有咏梅岩诗,其中有这样诗句:“丞相家声远,君王篆刻存。书香来旧阁,花发映高门。”

 

 

二、文武宗臣

 

乾道二年(1166),赵汝愚“擢进士第一”。古时科举考试一入三甲,也就是进士一录取,就可以候补官员。赵汝愚作为当年进士中的佼佼者,被任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召试馆职,除秘书省正字。简单一点说,就是让赵汝愚做了一个中央掌管文书事务的官,具体事务就是在皇家图书馆中担任管理人员。当时的馆职一般由进士中的优秀人才担任。据史载,馆阁之职是宋代文官政治的基础,类似于现在的人才库,虽然官位很低,但朝廷搜求人材一般先从馆职中选拔,有宋两朝,名臣贤相多出此途。

当时孝宗刚登基不久,意气风发,立志光复中原,收复河山。他为岳飞平冤昭雪,恢复岳飞谥号武穆,且追封岳飞为鄂国公,肃清秦桧余党,并命令老将张浚北伐中原,可惜打了败仗。乾道年间,由于没有战事的干扰,孝宗专心理政,百姓富裕,五谷丰登,太平安乐,南宋一度出现“乾淳之治”(乾道、淳熙)的小康局面。赵汝愚踏上仕途,可谓正当其时。

没过多久,在朝堂之上,孝宗点明要这位原本为新科状元的青年才俊赵汝愚发表一下治国平天下的见解。赵汝愚从容不迫,将腹中的治国之策和盘托出,孝宗点头称许,不久将赵汝愚从秘书省正字转为校书郎。因为得到孝宗赏识,赵汝愚的仕途顺畅,转过年来,又被提拔为著作郎,参与朝廷大事纪一类的汇编工作,已是从六品官职了。在秘书省搞了几年馆务、文书工作之后,乾道八年(1172),朝廷将他外放到地方锻炼,任信州(今上饶)知州。

位于上饶市信江南岸黄金山的信江书院,是江西四大古书院之一,里面有一个“一杯亭”,就与赵汝愚有关。据史料,当年赵汝愚知信州之后不到一年,在他的治下,当地政和民洽,为了感谢他的治化之恩,吏民便在南屏山麓替他建祠设像。赵汝愚公务之余,常来此处同友人在亭中宴饮,取“且尽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之意命名此亭为“一杯亭”,自此该亭天下闻名。

淳熙二年(1175),赵汝愚又以左奉议郎身份知台州(今浙江临海)。奉议郎,是当时的文官六品官职。赵汝愚知台州后,督修城墙,体察百姓,赈救灾民,深得民心。据史料,台州城“南东西三方岸江湖,秋水时至,北限大山”,满城百姓,“恃城以为命”,“故闭修之政,在是郡为首务”。对一个近海且临湖的城池来说,城墙就是百姓的生命线。赵汝愚来到台州之后,在次年6月至9月对城墙进行了一次大的修整,增开四个城门,并增设月城,形成了月城外抱大城的格局。赵汝愚还创造性对城墙进行改造,在城门顶与城门楼底层之间开辟空洞,上装活动暗板,战时掀开暗板投掷巨石打击进攻城门之敌,并能快速堵住城门。这种特别城门结构,在全国罕见。修缮后的台州城,不仅更加坚固,而且更有利抵御敌人袭击。城墙修好之后,台州百姓无不额手相庆,当时的大学者吕祖谦欣然作记,并刻石传世。

后赵汝愚又调任江西任转运判官,担任江南西路主管钱粮盐铁运输的副官,从五品。因为治所洪洲离家乡比较近,赵汝愚几次回到余干赵家岭,想起少年时代在梅岩下苦读的情景,萌发了创办书院让家乡诸多学子方便就学的想法。淳熙四年(1177),父亲赵善应去世,赵汝愚在家居丧期间,与从弟(即堂弟)赵汝靓在冠山(即东山岭)东峰上筹资建起了一所东山书院。据载,东山书院有云风堂、集义堂、慎独堂、丽泽堂、文昌宫、魁星阁等主体建筑。建成后,即邀请四方学者来此讲学。理学大家朱熹系赵善应生前好友,前往余干吊唁,赵汝愚、赵汝靓兄弟便请朱熹在东山书院主讲,并为书院云风堂题额,一时余干冠山之上四方学子云集。

赵汝愚深知百姓疾苦,为官敢于为民请命、兴利除弊。对于当时江西赣州境内盗贼猖獗的现象,他曾多次给孝宗上奏章,尖锐地指出:官吏扰民、为官不正、执法不公、苛捐杂税才是盗贼发生的最主要原因。 

不久以后,赵汝愚被召回朝廷做官。回到权力的核心之后,赵汝愚的官职升迁得很快。先是担任吏部郎兼太子侍讲,从四品。吏部郎隶属于吏部尚书,主管官吏的选任、铨叙和调动等事务,对五品以下官员的任免有建议权,是比较重要的职位。很快,又升迁为秘书少监兼权给事中,这时已是四品了。秘书少监是秘书省的负责人,掌管古今图籍、国史实录、天文历数等。给事中的职责是分治门下省日常公务,审读内外出纳文书,驳正政令、授官之失当者,日录奏章以进,纠治其违失。这时,有一个得宠于退居二线的高宗的内侍宦官陈源,被添差为浙西副总管。身为监察官的赵汝愚仗理直言道:“祖宗以童贯典兵,卒开边衅,源不宜使居总戎之任。”童贯是北宋的宦官,在杭州为徽宗搜括书画奇巧,助蔡京为相,蔡京后来推荐其为西北监军,领枢密院事,掌兵权二十年,权倾内外,后来伐辽丧师,为后来的靖康之难埋下祸根。孝宗认为赵汝愚说得有理,下诏自今往后内侍不得兼兵职。

淳熙八年(1181),赵汝愚代理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吏部侍郎已是二品官,掌管全国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第二年,又以集英殿修撰身份出任福建军帅。临行前,孝宗看着这位赵家宗室爱卿,有些不舍,问他有何交待?赵汝愚说了四件重要的国家大事,其中之一是:“吴氏四世专蜀兵,非国家之利,请及今以渐抑之。”南宋初期,吴玠、吴璘、吴挺、吴曦四代武将相继执掌四川兵权,被士大夫指斥为“吴氏世袭兵柄,号为吴家军,不知有朝廷。”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赵汝愚对于治理国家的深深忧虑和为君分忧的赤胆忠心。

后赵汝愚又升任直学士,出任四川制置使兼成都知府。当时四川一带羌族武装四出骚扰,赵汝愚以计分散其势力,始相安多年。孝宗闻报,称赞其有文武威风,拟委以重任。

淳熙十六年(1189)二月,孝宗把帝位禅位给第三子赵惇,是为光宗,以1190年为绍熙元年。光宗接位后,赵汝愚升为敷文阁学士,又任福州知府。不到一年,绍熙二年(1191),朝廷召回任吏部尚书,为中央六部尚书之首。绍熙四年(1193年),又升知枢密院事,掌管中央军政大权,仅次于丞相。

1166年考取宗室进士第一,光阴荏苒,经过27年的历练,此时的赵汝愚已然成为朝廷上位高权重、深得皇帝信赖的一品大员。 

 

三、天风海涛

 

赵汝愚的宦海生涯中,与福州结下不解之缘。他曾先后两次担任福州知州。第一次是淳熙九年(1182年)五月,赵汝愚以集英殿修撰身份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到淳熙十二年(1185年)十二月离任。绍熙元年(1190年)十一月,他又以敷文阁学士、中奉大夫再知福州。罢相之后,又曾授观文殿学士出知福州,但此次实未成行。赵汝愚两知福州,做了不少造福当地百姓的事。

淳熙十年(1183年)他上书请求疏浚福州西湖,奏折中说:“州西旧有湖,溉民田数万亩,后为豪猾淹塞为田,遇旱则西北一带高田无从得水,遇涝则东南一带低田沦为巨浸。汝愚请复开浚”。朝廷批复表示同意。这年冬天,赵汝愚即从州库提钱数百缗(mín)彻底开浚西湖,使受利的三县(闽、侯官、怀安)民田达一万四千余亩。第二年八月,福州连续下雨两个多月,三县民田幸赖西湖而不受涝。朱熹为此作了《次赵汝愚开西湖》诗二首,其中有“百年地辟有奇功,创见犹惊鹤发翁”“酬唱不夸风物好,一心忧国愿年丰”等诗句,对赵汝愚的举措满心欢喜并极为赞赏。又在湖上建“登澜阁”,并品题“西湖八景”,至今成为福州的名胜。赵汝愚还在福建推行以发给粮米劝谕民户前来附籍的办法,此举一方面可扩大在籍人户,使之安居,另一方面又以粮米赈济穷人,使之安居乐业,达到促进农业发展目的。

福州人民对赵汝愚在福州任职期间所做的贡献是非常认可的。楼钥(yuè)《攻媿(kuì)集》卷九十四《周必大神道碑》中这样说:“赵汝愚在福州,百废俱举,孜孜国事,殆不多得”。 当时福州府学中门之东建有“名宦祠”,赵汝愚和蔡襄等人就以“名宦”被后人所景仰。从《福建通志》卷二十九《名宦》前的序言“晋、唐以还,若严高、李茸之兴地利;李椅、常衮之振儒风;蔡襄、辛弃疾、赵汝愚之补偏而救弊”“其遗爱在民有以也”等文辞,可以看出后人对他的崇敬之情。

而在福州鼓山灵源洞摩崖石刻的史话中,还有着一段堪比伯牙和子期高山流水的知音佳话,这段佳话的主人公就是赵汝愚和朱熹。

淳熙五年(1178),理学大家朱熹在冠山东山书院讲学期间,与赵汝愚结下了深厚友谊。两人都志在弘扬理学,期盼“得君行道”,同声相求,灵犀相通。朱熹在余干与赵汝愚交游时,曾留下《访赵汝愚过东洲》、《访赵忠定过金埠》等诗。

淳熙十四年(1187),因受谤而隐晦多年的朱熹,辞掉江西提刑的任命,匆匆来到福州拜访知州赵汝愚。不料此前一年赵汝愚已调往四川任制置使去了。于是,朱熹率领门人王子合、陈肤仲、潘谦之、黄子方四人,登鼓山拜谒赵汝愚礼请来山主持的元嗣方丈,又登上僧人建造的水云亭(又名临沧亭),在亭的外墙上目睹赵汝愚于淳熙十三年(1186)即将赴川任职时的题刻:“灵源有幽趣,临沧擅佳名。我来坐久之,犹怀不尽情。褰(qiān)裳步翠麓,危绝不可登。豁然天地宽,顿觉心目明。洋洋三江汇,迢迢众山横。清寒草木瘦,翠盖亦前陈。山僧好心事,为我开此亭。重游见翼然,险道悉以平。会方有行役,邛蜀万里程。徘徊更瞻眺,斜日下云屏。”朱熹睹物思人,感慨万千。于是,留下了一方一气呵成、潇洒飘逸、表达强烈的思友之情的行书,题刻在灵源洞观音阁东边石门附近的岩壁上:“淳熙丁未,晦翁来谒鼓山嗣公,游灵原,遂登水云亭,有怀四川子直侍郎。同游者:清漳王子合、郡人陈肤仲、潘谦之、黄子方,僧端友。”“晦翁”是朱熹本人,“嗣公”指的是涌泉寺住持元嗣,“子直侍郎”便是赵汝愚。

四年后,赵汝愚再次入闽任职。次年,即绍熙二年(1191)九月他又登上鼓山,看见朱熹留下的题刻,大为感动,想到远方的朱熹和已逝世的元嗣禅师,心情更加复杂。于是,在朱熹题刻的右侧岩壁上又题刻了一首诗:“几年奔走厌尘埃,此日登临亦快哉。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故人契阔情何厚,禅客飘零事已灰。堪叹人生祗如此,危栏独倚更徘徊。”题刻抒发了自己在多年政治生涯中壮志未酬的惆怅心情和对师友朱熹、鼓山住持元嗣等人的思念情怀。诗中的“故人”指的是朱熹,“禅客”则是当时已圆寂的元嗣禅师。

 后来,朱熹再次登临鼓山,看到自己题刻旁边赵汝愚的诗作,心潮如海,就从“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的诗句中,节选“天风海涛”四字,镌刻在绝顶峰的山崖上,题款特别注明:“晦翁为子直书”。

 朱熹和赵汝愚在福州一直无缘相会,靠题刻来交流友情,这也是古代文坛书坛史上一桩韵事。跨越时空的题刻中传达了真挚的友情,朱熹与赵汝愚二人惺惺相惜的交往成为千古佳话。正因为他们友情深厚,才有后来汝愚为相之后,两人在朝廷上的声气相通、精诚合作,以及在“庆元党争”之中的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四、宫廷危机

   

淳熙十四年(1187)十月,高宗死于德寿宫中,孝宗听闻后失声痛哭,两天不能进食,又表示要服丧三年。孝宗为了服丧,让太子赵惇(dūn)参预政事。淳熙十六年(1189)正月,金世宗的皇太孙完颜璟即位,此即金章宗,而按隆兴和议,年过花甲的孝宗得尊年仅二十来岁的章宗为叔叔,这是其强烈自尊心所无法接受的,所以这年二月孝宗禅位于太子,太子即位后,是为宋光宗。次年,改元为绍熙元年。孝宗自称太上皇,臣子称其“寿皇”,闲居慈福宫,后改名重华宫,继续为宋高宗服丧。

史载,光宗在东宫的时候是知书达理的孝子,继位后的前两年还算是个规矩的守成之君,史书上有“绍熙初政,宜若可取”评价,曾多次减免百姓赋役,整治吏治。但光宗自幼懦弱多病,即位之后,政事多由李皇后控制。而这位皇后李凤娘,彪悍善妒,心狠手辣。有一次,光宗很随意地对一位宫女的玉手表示欣赏,第二天,李皇后给光宗送上一盒点心,揭开一看,竟是那位宫女的一双玉手,光宗当场吓得心脏病发作。寿皇知道后,给光宗送去治疗心脏病的药丸,李后却挑拔离间说是毒药,说寿皇后悔把皇位给光宗,想毒死他。从此,原先是个孝子的光宗就很少去见住在重华宫的寿皇,把原先规定的一月四朝的约期也抛诸脑后。

光宗有个宠爱的黄贵妃。绍熙二年,李皇后趁光宗祭天不住后宫的机会虐杀了黄贵妃,再派人到祭天斋宫报告黄贵妃“暴死”的消息。事也凑巧,次晨祭天时猝不及防发生了火灾,转瞬间天上大雨冰雹劈头而下,光宗受此惊吓,从此精神失常。光宗生了这场大病,经御医极力诊治,直到来年三月中旬,才重新临朝听政。光宗生病,几个月没去看寿皇,既然病好了,再不去重华宫说不过去。这时宰相率百官共同恳请光宗朝视重华宫。光宗推说大病初愈,不去。于是文武百官联络士庶人,跪在朝堂之上泣谏。光宗不得已,去探视了一次。等到端午节,旧病复发,一病又卧了五个多月,直到冬至前几天,才病愈临朝。丞相留正面奏道:“陛下以孝治天下,只因龙体,致疏定省。现在时逢令节,宜往朝重华宫,以悦亲心。”光宗不语。文武百官纷纷上疏希望光宗能去重华宫,光宗竟然拂袖退朝。

在这种群臣劝谏的场合下,光宗信任的吏部尚书赵汝愚却没有表态。退朝之后,秘书郎彭龟年当面责问赵汝愚说:“我公谊属宗亲,何故坐视,陷君于不孝?”汝愚答道:“谏而不从,不如不谏。现时机已到,我将入谏!”说完,便入内廷向光宗规谏道:“寿皇孝事高宗,乃陛下所目睹。现在寿皇只有陛下一个,闻陛下有病,便躬亲视疾,圣心倦倦,不言可知。现陛下误听小人离间之言,定省久疏,孝道有亏,何以慰天下人民之望?”光宗点头称善,就去探视了一次寿皇。

责任编辑: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洪家嘴乡“三个一”全域推进农村人洪家嘴乡“三个一”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视频推荐

胡斌实地调研安全生产工作胡斌实地调研安全生产工作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